媒體關注

zhengwu gongkai

農村留守老人吃飯難怎么解?看平陽“互聯網+”助農

  • 作者:
  • 來源:溫州網
  • 發布日期:2019-08-05
  • 閱讀:3543次

  溫州網訊 盛夏時節,酷熱難耐,裝修之類的體力活一般都暫緩了。但平陽縣鰲江鎮厚垟村居家照料中心的提升工程,卻于上周火熱啟動。“解決農村留守老人助餐最后一公里的難題,各種方案我們討論了很久,厚垟這個社會化供餐新試點能否借助互聯網+的理念,成為可以復制推廣的新模式,是我們企業和各級政府部門、村居都特別期待的,必須盡快運作起來。”位于平陽鰲江的“溫州媽咪家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人吳來春告訴記者。

  作為互聯網外賣品牌“媽媽的飯”創始人,吳來春最大的愿望,就是建一個網上平臺,打造以老人助餐為根本的農村智慧養老服務生態體系,讓每位老人都能吃上熱呼呼的飯菜,享受平臺提供的各類貼心服務。

  一次創新試點 1200位老人共吃一道熱飯菜

  農村留守老人吃飯難,是一道共性問題。多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下大力氣,建設社區居家養老中心、老年食堂,發展社會化養老機構,倡導傳統家庭養老等等。但到目前為止,各地還在尋找這道難題的普遍適用解法。

  據平陽縣民政局副局長池建新介紹,平陽縣現有60周歲以上老人16.8萬,老年化率達18.9%,居全市各縣(市、區)前位。在基本完成各地居家養老中心等硬件設施建設之后,去年,該縣出臺《推進老年人助餐服務體系建設的實施方案》,以解決高齡、孤寡、獨居、空巢老人吃飯難為重點,兼顧其他老人,向各鎮街推薦了6種老年人助餐服務模式,包括:自營或依托社會第三方力量共建老年食堂;鎮(鄉)建設中心廚房,對周邊社區(村)開展配送餐服務;社區(村)建設助餐服務點;社會餐飲企業送餐上門;發展鄰里助餐點;開展互聯網+助餐服務等。

  “去年11月第一次試點,我們鎮22個村選擇了第四種模式:社會餐飲企業送餐上門。”平陽縣鰲江鎮社會事務管理局局長兼老齡辦主任周功博介紹。很多人不知道,美團、餓了么等網上點餐平臺大多只能為個人提供點餐服務,提供集體供餐的企業需要有更嚴格的食品安全監管。目前平陽僅有兩家餐飲企業有集體供餐配送資質。一家是位于蕭江鎮的溫州市綠谷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另一家就是位于鰲江的“媽咪家”餐飲。

  吳來春的網上外賣品牌,緣于他的愛鉆牛角尖。2015年的某一天,吳來春花了1個半小時連點5份外賣,卻難以下口,他覺得這些食物溫度差、菜品不好、塑料包裝不健康,但網上評價卻都很好。矛盾就是商機,80后的他習慣了用互聯網思維去解決問題,當時,他正在經營一家創意餐廳,就組建了一個500多人的顧客粉絲群,把“做一份有著媽媽般暖心的外賣”的提議發到群里,與顧客互動。通過社群操作的手法,這碗“媽媽的飯”大概價位、可回收碗筷濕巾的選用等問題,都由網友一起商定。“媽媽的飯”由此以招募合伙人眾籌的方式,成為全國第一家回收型網上外賣品牌,只接受一周的預訂,不做現時點餐。這種菜品新鮮、綠色環保的外賣在當地一炮而紅。

  專業的餐飲管理、嚴格的食材選用、廣泛的調查研究、互聯網的思維,這些優勢,正是“媽咪家”被鰲江鎮和平陽縣民政部門推薦做農村老人助餐服務的原因。前期,吳來春團隊花了三個月時間走訪3000多位老人,做了一份詳細的市場調查。去年10月起,“媽咪家”開始為昆陽5個村、鰲江22個村提供送餐服務,沒多久,又接手了“綠谷”餐飲公司中途退出后的蕭江15個村。平陽縣大規模農村養老社會化助餐服務試點,就此落在“媽咪家”。

  “媽咪家”投入200多萬元,擴大中央廚房生產空間,買來適合鄉村行走的送餐車,并與順豐物流合作,將送餐觸角伸得更遠。采用健康食譜,將熱乎乎的飯菜送到40多個鄉村,高峰期有1200多位老人同食這碗“媽媽的飯”。

  一個網絡平臺 打造農村助老服務生態體系

  這次試點持續了4個月。“農歷年底前,我們向民政部門申請暫停送餐,鎮里財政吃不消,一些村集體也承受不了。”周功博告訴記者,采用社會化送餐后,一般是老人承擔一兩元,鄉鎮和民政部門承擔大部分,剩余由村集體兜底。三個月試點,鰲江鎮和平陽縣民政部門共同出資達44萬元,財政壓力太大。采訪時,鰲江鎮嶺根村村委會主任黃益道表達了同樣的憂愁:“企業送餐老人方便,也是給村‘兩委’解決難題。可是我們村比較窮,只能暫停,但大家還是希望用這種方式來解決老人吃飯問題。”

  吳來春也有自己的煩惱。他們精心準備的清淡飲食,不是每位老人都喜歡,有的人寧愿要咸魚配飯,還有的老人中餐留一半晚上吃。一些經濟條件好的老人,對這種基礎性的套餐又感覺不滿意,而腿腳不便的老人依靠黨員或村干部送飯上門,也不是長久之計。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政府購買服務、社會化運作的方向是沒錯的,但繼續探索應該還會有更好的模式。”從事多年民政工作的周功博特別希望將在厚垟村進行的新的社會化運作試點,不僅解決老人助餐問題,還能把以前要解決的和未來要解決的問題,都能通過互聯網平臺的建設,預留端口。以避免以往政府單一行動有可能造成的重復救助或者救助空白。他打了一個比方,就好比孩子的成長需要很多玩具,你不可能一口氣都買齊了堆在那兒,但你可以買個大盒子,將玩具一點點添置進去。

  在試點暫停的這段時間,吳來春根據各方對為老服務的基本需求,謀劃著借助互聯網打造“三個中心一個平臺”,即數字指揮中心、食材配送中心、居家照料中心和智慧為老“方便吧”平臺。他希望以網格化形式,用互聯網思維、物聯網的應用,打造全國首個數字智能應用智慧養老服務體系產業集群,這個產業集群未來面對的是平陽16.8萬老人和388個居家養老中心。

  以正在裝修的厚垟村為首的新試點,首批將對10家居家照料中心進行改造提升,配備全視頻監控,打造陽光廚房,確保餐飲設施達到現代食品衛生條件,同時增加日常生活品等便捷有償經營,在當地招募合伙人“村姑”共同經營,產生的部分利潤用來填充本村困難老人的衣、食、住、行,以此形成長效機制。而食材配送中心除了為388個居家養老中心提供凈菜上門服務,吳來春還希望它是一個精準扶貧的平臺,向村集體及低齡、貧困老人定向收購農產品,再以凈菜的方式向全社會供應。

  “方便吧”智慧平臺是一個專屬為老智慧點單服務平臺,以助餐為基礎,其他為老服務逐步融入,初步設定為12大板塊,幾乎涵蓋了老人日常的所有需要乃至情感需求。以家政服務為例,平臺上明碼標注洗衣、給老人洗澡、剪指甲的價碼,既讓老人明白消費,更是為了發動子女力量,方便他們線上遠程點單和實時監管自家老人的生活。

  在吳來春看來,這個“三中心一平臺”助老服務體系特別重要的部分是“村姑”的角色到位,她要負責配餐“收貨”、為特殊老人送餐上門,直接提供家政服務或組織當地留守勞動力提供互助服務等等。吳來春說,任何網上為老平臺的建設,都必須有實實在在的線下固定場所做支撐,才有可能為連手機都沒有的老人們真正提供貼心服務,形成網上線下互動的長效養老機制。

互博国际世界第一个 珠海市 铜梁县 江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