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福利政策問答

  • 作者:
  • 來源:廳福利處
  • 發布日期:2009-04-24
  • 閱讀:107645次

      1、什么對象可以申請舉辦養老機構?
答:依法成立的組織(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等)和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個人可以申請舉辦養老機構。香港、澳門、臺灣地區的組織和個人,華僑以及國外的申辦人可以采取合資、合作形式申請舉辦養老機構。
2、養老機構的登記管理機關是什么?
答:養老機構按其機構性質劃分,可分為福利性、非營利性和營利性養老機構。福利性養老機構(即國辦社會福利機構)在事業單位登記管理機關辦理登記手續;非營利性養老機構在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機關辦理登記手續;營利性養老機構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和稅務部門辦理登記手續。與境外合資、合作舉辦養老機構,需由省級民政部門和外經貿部門審批。
3、我省對民辦非營利性養老機構有哪些資金補助政策?
答:用房自建的非營利性民辦養老機構,床位數達到50張(含)以上、取得《社會養老服務機構設置批準書》和《民辦非企業單位》證書并投入使用后,每個床位由省財政補助3000元。租用用房且租期5年(含)以上的非營利性民辦養老機構,床位數達到50張(含)以上,省財政分5年給予每個床位每年500元補助。
4、養老機構享受那些優惠政策?
答:對養老類的養老機構提供的養老服務免征營業稅;對非營利性養老機構免征企業所得稅和自用房產、土地、車船的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和車船使用稅。減免養老機構行政事業性收費(國家法律法規另有規定的除外);養老機構繳納水利建設專項資金確有困難的,可報經稅務部門批準,予以減免照顧。養老機構用水、用電、用氣(燃料)等價格與居民用戶實行同價,并免收相應的配套費;免收養老機構電話、有線(數字)電視、寬帶互聯網一次性接入費,并減半收取通信費、聽視費。對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個人等社會力量,通過非營利性的社會團體和政府部門向福利性、非營利性老年服務機構捐贈,在繳納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前按規定予以扣除。養老機構建設用地由政府部門優先安排,非營利性社會福利設施建設用地實行劃撥供地,養老機構建設用地可通過公開出讓方式供地。
5、養老機構有哪些類型?什么人員可以入住?
答:養老機構按登記性質劃分,可分為公辦養老機構、非營利性民辦養老機構和營利性民辦養老機構三類,三類養老機構都向社會開放,老年人可以自由選擇不同類型的養老機構入住。
6、救助管理的原則有哪些?
答:救助管理的原則主要有兩條:一是自愿受助、無償救助原則;二是臨時性救助原則。
7、如何確定救助站救助對象?
答:救助對象是指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即同時符合以下四個條件的人員:一是自身無力解決食宿,二是無親友投靠,三是不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農村五保供養,四是正在城市流浪乞討度日的人員。雖有流浪乞討行為,但不具備前款規定情形的,不屬于救助對象。
8、求助人員需向救助站提供哪些情況?
答:流浪乞討人員向救助站求助時,應當如實提供本人的下列情況:(一)姓名、年齡、性別、居民身份證或者能夠證明身份的其他證件、本人戶口所在地、住所地;(二)是否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或者農村五保供養;(三)流浪乞討的原因、時間、經過;(四)近親屬和其他關系密切親戚的姓名、住址、聯系方式;(五)隨身物品的情況。
9、救助站為受助人員提供哪些救助?
答:救助站根據受助人員的需要提供下列救助:一是提供符合食品衛生要求的食物;二是提供符合基本條件的住處; 三是對在站內突發急病的,及時送醫院救治; 四是幫助與其親屬或者所在單位聯系;五是對沒有交通費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單位的,提供乘車憑證。


案例:
案例1:
吳xx,女,江西進賢七里鄉人,在當地已被認為“死亡”兩年。該人由派出所護送至杭州救助管理站時,蓬頭垢面,衣衫襤褸,資料顯示為:“無名氏”,流浪精神病患者。為盡快弄清其真實身份,早日與家人團聚,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試圖從各個方面幫助其恢復記憶并誘導開口說話,但都無濟于事。于是工作人員便改變方式,拿來紙和筆,在獲得良好互動的基礎上,終于讓她寫下了“吳xx”和“江西進賢”幾個字。工作人員便以此為突破口,即刻電話聯系進賢縣派出所和當地政府幫助協查,對方通過電話與其本人溝通,初步判斷其為七里鄉人,但戶籍上已無此人的名字。對此,工作人員再次從吳xx自身尋找突破口,不厭其煩的與她進行詳細而深入的溝通,使她開口說話并講出了父、母親的諧音名字,順著這條線索詢查下去,通過與她的“細公”(土語,爺爺的弟弟)電話溝通,確認該女子就是吳xx。至此,吳xx結束了“死亡”的人生,并由杭州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護送返鄉,與走失多年的親人團聚。
案例2、
一天夜晚,湖州市救助管理站接收了一位由當地派出所送來的女求助對象,其30歲左右,目光滯呆,神情苦惱,左邊頭顱似乎被削去一半,刀疤愈合縫補處清晰可見。針對這一情形,值班人員采取“先救助,再查找”的辦法將她安頓下來,并派專人陪護。隨后的幾天里,為使她能盡快返鄉,救助管理站專門安排女工作人員不厭其煩地與她進行交談,并陪她看電視,為她洗澡,更換衣裳等,希望她能提供相應的信息。經過工作人員的不懈努力,她神情逐漸好轉,終于寫出了 “大慶”、“于xx”五個字。工作人員通過分析,抱著試一試的心情與黑龍江省大慶市公安局聯系,并向他們提供了此人詳細的體貌特征,請求他們幫助查找。在大慶市公安民警的大力協助下,終于從當地235個于xx中找到此人,并提供了其父親的電話。隨后,工作人員馬上同于xx的父親取得了聯系,了解到于xx今年33歲,去年跟隨老鄉到湖州打工,幾個月前一場車禍使她頭部嚴重受創,并喪失部分記憶和智力。由于肇事者已逃跑,家里又拿不出錢,所以沒敢上醫院接領。幾天前從老鄉口中得知她已從醫院出走,不知去向,家人心急如焚。現得知女兒平安地在湖州市救助管理站,其父親十分激動,一再感謝,并聯系和委托與他女兒一道來湖打工的老鄉將其女兒接領回家。不久,于xx的老鄉從南潯趕到了湖州市救助管理站。在見到老鄉熟悉的面孔后,于xx喜悅之情溢于言表,拉著老鄉的手始終不肯放開。在辦理完所有的接領手續后,于xx一臉幸福地踏上了回家之路。
案例3:
阮xx,女,越南人,59歲。當初被派出所民警送到杭州市救助管理站時,其特別的長相和無法聽懂的語言,給辦理進站手續和需要怎么救助帶來很大的困難。救助管理站堅持“先救助再核實”的原則,先將她熱情地安置下來。隨后在核實個人信息方面,可花費了不少的工夫工。工作人員通過語言辨別,初步判斷她所講的是客家話,并請她與廣東和廣西民政局的工作人員進行電話溝通,但對方聽不懂她的語言內容,于是又聯系了南寧市救助管理站,并求助廣西民族委員會,通過對話,廣西民族委員會的工作人員告知杭州市救助管理站,這位老太太是京族人,極有可能來自中越邊界。根據獲取的這一信息,杭州市救助管理站又聯系了市公安局,通過懂越南話的翻譯,終于解開了老太太的謎:她是1995年被拐賣到中國一個偏遠地方的, 2005年來到杭州,在汽車東站以撿垃圾為生。鑒于阮xx的特殊身份,杭州市救助管理站在提供救助的同時,配合公安部門妥善做好了相關事宜,使得阮xx得以順利回歸越南。
案例4:
一天深夜,湖州市救助管理站接收了一位由南潯派出所送來的女求助人員。據她口述,名叫李xx,今年37歲,是貴州省安順市普定縣人,隨丈夫來湖打工,獨自外出時迷路,其丈夫名叫陳xx,在湖州南潯區的一家地板廠打工。對此,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員為她辦理了入站手續,并安排好食宿。第二天正值星期天,值班人員根據她提供的線索,通過電話積極查找,但幾乎問遍了南潯區所有生產地板的單位,卻查無此人。李xx更是焦急萬分,寢食不安。星期一正好是元宵節,市救助管理站為使她能早日與家人團圓,一大早便派車帶她去南潯區實地尋找,整整找了一天,終于在傍晚時分找到了她的丈夫,使一對不慎分離的異鄉夫妻在元宵佳節之際,月圓人也圓。
案例5:
宋xx ,男,青海西寧人。其在9歲時因父母離異、母親改嫁,忍受不了繼父的打罵而離家出走,流浪到杭州后被杭州市流浪兒童救助保護中心接收。剛到流浪兒童救助保護中心時,瘦小體弱,經常生病,并伴有一些不良的行為。在被救助保護的3年多時間里,他在“中心”老師的悉心照料和無微不至的關懷下,改變了不良行為,重建積極的生活態度,并讀完了二至四年級的課程。同時,經“中心”工作人員多方查找,聯系到其母親后接回。回家后,他繼續讀書,直接升到六年級,現在已讀高中,并獲得校“三好學生”、青海省西寧市鐵路分局“優秀少先隊員”和第二屆小學“希望杯”數學賽三等獎等多項榮譽和獎項。

政策法規出處
1、《社會福利機構管理暫行辦法》(民政部令第19號)
2、《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促進養老服務業發展的通知》(浙政辦發[2006]84號)
3、《浙江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推進養老服務體系建設的意見》(浙政發[2008]72號)
4、《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國務院2003年第381號令)
5、《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實施細則》(民政部2003年第24號部令)
 

 

互博国际世界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