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動態

zhengwu gongkai

錢塘

  • 作者:
  • 來源:省民政廳 區劃地名處 杭州市民政局區劃地名處
  • 發布日期:2017-05-17
  • 閱讀:26408次

我們生活在一座城市,一般總想了解這座城市的今世前身。

說到杭州的今世前身,我們首先會去翻閱《史記.秦始皇本紀》。它有如下記載:三十七年(即公元前210年)始皇出游,“過丹陽,至錢唐,臨浙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這“錢唐”即今杭州,靈隱山南麓的一個寂寂無聲的小縣城。它是在公元前222年,秦大將王翦平定楚國及江南各地后,秦朝設置會稽郡下屬26縣時出現的。這就是說,《史記》這段記載中說到的錢唐——杭州的前身,是最早見諸史冊的文字記錄。

約450年后,中國處在南北朝時期,南朝宋有位叫劉道真的人,出任錢唐縣令,并且寫了《錢塘記》一書。遺憾的此書已經散失,幸虧后人寫書時有引用,保留了一些內容。在他稍后的北朝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在他的《水經注》中就引用了《錢塘記》的一些記敘,其中有關于錢唐的。其中有一段曰:“浙江又東經靈隱山,山在四山之中,有高崖洞穴,左右有石室三所......昔有道士,長往不歸,或因以稽留為山號。山下有錢唐故縣。”

這段話告訴我們四點:1.錢唐故縣的位置(靈隱山下);2.靈隱山的位置(東面是錢塘江);3.靈隱山的地貌特征(在四山之中,有高崖洞穴。);4.靈隱山名號的來由(昔有道士,長往不歸,或因以稽留為山號。——從前有道士感到此山靈秀,可以避開塵世靜心修道,“靈隱”這一山號也許這樣來的。在天竺,也有以稽留直接命名的山峰。)

秦設置錢唐縣后,“錢唐”這地名基本上一直被沿用,但也有波折,漢平帝元始四年(公元4年),錢唐更名為泉亭。之后,170余年不見“錢唐”這一地名。至東漢光和二年(公元179年),漢靈帝詔封朱嶲為錢唐候,也就是說,錢唐這一地名已被恢復,只是無法確切知道事情發生在何年。

至南朝陳禎明元年(公元587年),置錢唐郡。這是杭州的前身——錢唐,在國家中重要性地位提升的一個標志。為之,還應寫一句,陳禎明是那位沉湎于享樂的陳后主叔寶的年號,他被唐詩人杜牧譏刺為面臨亡國還是“隔江猶唱后庭花”的昏聵帝王,但在敘述杭州歷史發展中,似乎還是應該提到他。又至隋朝開皇九年(公元589年),廢錢唐郡,改置杭州,錢唐這一地名在一國中的重要性地位又被提升。次年州治定錢唐。“杭州”這一地名始于此,而作為縣名,“錢唐”猶存。

在隋之前,文化典籍中說到錢唐的,除了劉道真的《錢塘記》外,當數早于《錢塘記》百余年的晉代郭璞的《地記》。他寫道:“天目山垂兩乳長,龍飛鳳舞到錢唐。”出于郭璞在地理學和風水學上擁有豐富的學識,他這句話就成了歷史上最負盛名的一句讖言。因為六百年后,錢塘(杭州)就是吳越國的政治中心,之后又成了南宋的國都,兩個歷史時期共長達兩百三十余年,不算短。更為重要的,是在這一歷史時期杭州得到迅速發展,成為當時中國首屈一指的繁榮美麗的大都市。

到公元621年唐朝武德四年,唐高祖李淵為避國號諱,改“錢唐”為“錢塘”。關于“錢塘”,酈道元在其《水經注》也引用了《錢塘記》中一段話,曰:“防海大塘在縣東一里許,郡議曹華信家議立此塘,以防海水。始開募,有能致一斛土石者,即與錢一千。旬日之間,來者云集。塘未成而不復取,于是載土石者皆棄而去。塘以之成,故改名錢塘焉。”不過,后人對此說法認為不可信,華信是東漢人,東漢以降,人們并沒有說“錢塘”而仍說“錢唐”,直至唐朝,“錢塘”一詞才被社會廣泛接受。作為一個地名,即使在隋唐后,人們還喜歡用“錢塘”指代“杭州”,如柳永的《望海潮》一詞就是: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從唐始,經五代吳越、宋、元、明、清,基本上皆設置錢塘縣,到民國初(公元1912年)才廢置,把錢塘縣與仁和縣合并為杭縣。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1960年杭州市郊區作為一級行政區域,曾以“錢塘”命名,曰“錢塘聯社”。不過,僅一年又被取消,改名余杭區。

除行政地域命名外,“錢塘”也有作湖海山川命名。在唐朝,西湖稱錢塘湖。白居易為杭州刺史時寫有一詩,詩題為“錢塘湖春行”,首聯“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面初平云腳低”。還有,從隋開始直至清修建的城門,其中就有以“錢塘”命名的錢塘門。它的遺址已被發掘,就在湖濱六公園內,城門面對的遠處正是最古老的靈隱山麓下的錢唐故縣治。可以感受到,這蘊含著筑城時代的杭州人一種亙古的緬懷之情。當然,最能掂出其分量的,當數浙江的母親河曰“錢塘江”,這一名稱在宋代已出現,其特有的洶涌江潮曰“錢塘潮”。在古老而又神幻的《山海經》中,也對浙江的母親河有如下的記述:“浙江出三天子都,在其東,在閩西北,入海。”可見其帶有一份神奇,從遠古流來,至今不息。

北宋名人歐陽修曾贊美:“錢塘兼有天下之美”。(見其《有美堂記》)。錢塘,是一個不朽的地名。

 


 

 

 

互博国际世界第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