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動態

zhengwu gongkai

【地名故事 尋夢鄉愁】秦皇觀海 留名觀海

  • 作者:莫非
  • 來源:浙江省慈溪市地名學會
  • 發布日期:2015-11-24
  • 閱讀:16302次

 

    話說秦始皇在天下一統實行書同文、車同軌后,為了加強對新征服地區的控制,尤其是對“東南有霸氣”的吳越地區的管理,開始了第五次巡游。公元前210年十月,秦始皇在李斯的陪同下,從西安出發,十一月到達云夢(今湖北省孝感市境內),在九嶷山遙祭虞舜。接著沿長江而下,到達會稽郡境內,從渡口上岸,進入南京。秦始皇為鎮壓南京的“天子之氣”,在南京地區采用改變河道流向、鞭鑿藏氣大山、易名等辦法工程。然后,秦始皇又過丹陽,順太湖水道進入浙江境內,從錢塘江狹處渡過江,來到會稽山,祭祀大禹。

    根據《史記.秦始皇本紀》:“[秦始皇]至錢塘,臨浙江,水波惡,乃西百二十里從狹中渡,上會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頌秦德”。在會稽,秦始皇特意命丞相李斯用小篆手書《會稽銘文》刻于一塊石碑之上,銘文主要體現的是頌秦德、罪六國、明法規、正風俗等內容,特別規定了對各種違背秦朝法律的行為,要處以嚴厲的刑罰。《會稽銘文》碑立于會稽山山頂。

    許多專家分析會稽刻石應該在紹興諸暨兩地的嵋山、燕子眼崗、秦望山或鵝鼻山。近幾年,有寧波學者考證分析,嵋山、燕子眼崗、秦望山、鵝鼻山地處紹興南部深山老林的偏僻之地,從嵋山、燕子眼崗、鵝鼻山北往大海,視線被北面山峰所擋住;而秦望山頭雖距海十幾公里,但是北面大海----杭州灣上卻沒有歷料所記載的嶕峴。根據李斯撰寫的頌秦碑文,《會稽銘文》碑應立在會稽城邑附近或較為熱鬧地方,當然也可以立在登高能遙望南海的地方,但是可以肯定絕不會立在人跡稀少的深山密林之處。

    達蓬山是慈溪東部的一座高山,徐福東渡即在此處。達蓬山的主峰原稱會稽山,三國后為紀念東吳名將改為闞澤山。如若“會稽刻石”在慈溪達蓬山,向南就可望見山下慈湖、姚江等,東北望去可見舟山群島、梅山島、金塘島等一帶的南海和嶕峴。唐朝薛據的《秦望山》、明朝王陽明的《登秦望山》詩等都可佐證古會稽山就是現今的慈溪達蓬山。

    秦始皇千里奔波,來到東海邊上,決不會只登會稽山就匆匆而回的。因為,徐福正在東海邊,為秦始皇尋找長生仙藥而準備東渡蓬萊呢。

    秦始皇的東巡路徑,在司馬遷的《史記》里并沒有詳細記載。司馬遷是這樣簡單記載的:“還,過吳,從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瑯邪。自瑯邪北至榮成山,遂并海西”。但是,在浙江的地方文史志料和民間傳說中,秦始皇從錢塘過紹興到達蓬山,在浙東留下了許多的地名故事。

    秦始皇在浙東為觀蓬萊仙境,自然是沿著杭州灣海岸而行。紹興箬簣山在紹興城東10里外的東湖。東湖邊原是一座青石山,因為秦始皇東巡至此,曾采摘山上的箬草喂馬,故此地名為箬簣山。箬草也稱竹葉草,簣即為裝箬草的筐。《紹興市志》關于箬簣山記載有:“秦(前221—前206),秦始皇渡浙江(即錢塘江),以正月甲戌到大越,留舍都亭,停車喂馬箬簣山”。 箬簣山向東40公里即余姚馬渚,馬渚相傳古時是多水渚之地。馬渚的高廟山腰有一石梁似巨象之鼻,“象鼻” 石梁凌空而起后著落在坡地,形成高約丈余、寬僅尺余的天然石拱橋。石橋陡峭奇險,人稱其為“奈何橋”。 民間傳說,奈何橋下是秦始皇巡經時的行宮遺址,宋人有詩云:“奈何橋上煙霞凝,秦皇行宮旌旗飛”。《余姚志》關于馬渚記載有:“秦始皇東巡,飲馬于此,古名馬渚”。 從馬渚向東偏北約25公里就是慈溪市埋馬村。因東巡隊伍有馬匹死亡,就地把死馬埋在了翠屏山下,遂留下了一個埋馬村名。明萬歷《紹興府志》關于埋馬山記載有:“埋馬山(今慈溪市橫河村)在縣東北三十五里,山趾有石,臥睡如馬。舊經云秦始皇東觀于海,馬斃埋焉”。從埋馬村沿著翠屏山下,秦始皇繼續東行20公里,來到五磊山,登山望蓬萊,所登山峰也就稱之為秦皇山、望海山。《五磊寺志》關于秦皇山記載有:“與獅子巖隔岙相望,即秦皇山。相傳,秦始皇曾至五磊山,登山望達蓬,緣此稱秦皇山”。晉朝學者陸云在《答車茂安書》說:“始皇南巡,登稽岳,刻文于石,身在貿阝縣三十余日”。

    《史記》中,秦始皇“望于南海”中的南海,就是如今的東海。依秦始皇的雄心壯志,望南海觀蓬萊仙境,不到海岸邊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而在五磊山,杭州灣的大海洋面只能遠望,無法近觀。但見煙波浩淼的遠方瀕海處,還有山嶺蔥翠,似見炊煙裊裊,雖未見蓬萊仙境,卻也是好一派世外田園的景象。不知在這瀕海的蔥翠山嶺處,是否曾有仙人到過?

    于是,秦始皇即令大隊人馬向北進發。當東巡隊伍浩浩蕩蕩北行十里,來到了浪港山(衛山)下。秦軍將士在二峰對峙中間的浪港山(衛山)它山嶺,開辟出來一條登山之路。秦始皇登上浪港山(衛山),俯首近觀,但見波濤澎湃、浪拍石岸;極目遠眺,卻是海疆無垠、群島如珠,煙波飄緲處恰如蓬萊之仙境。明嘉靖《觀海衛志》形勝篇曰:“天霽,則晴煙吐翠,浮光耀金;風行,則萬壑松聲,千層雪色。見之而心曠神怡、身游物外者矣!”秦始皇不禁贊嘆:“海之大觀也!”遂留下千古地名“觀海”。

    《觀海衛志》記載道:“衛名觀海,海之大觀在衛也。昔始皇東巡,刻石會稽,留師勾鄖,觀海于其地,因名焉”。 遙想當年秦始皇登山觀海,浪港山(今慈溪市衛山)上人喚馬叫喧天庭,旌旗招展遮日月,文臣武將前呼后擁,連綿隊伍氣勢宏偉。皇權的高貴,在浪港山上顯得何等的威嚴和神圣!

    斗轉星移、流年似水。如今,秦皇觀海已久被人遺忘。浪港山上當年的王氣,早已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中。明洪武十九年(1386),朱元璋命信國公湯和率兵巡視東南海防。湯和駐師在浙東浪港山下時,有天下半夜,有紫霞彌漫于營帳上空,及至拂曉才慢慢散去。湯和認定此乃是天象吉兆,易為濱海防衛重地,乃奏定建衛,命名觀海衛。并以觀海衛為中心,在沿海建成百里海防體系。觀海衛內設前后左右中五個千戶所,駐軍5630名。

    觀海衛衛城的布局,是根據風水學原理,適應戰爭特點而建造的。城外挖掘有二道護城河,城內三十六條街和七十二條弄,縱橫有序、交錯互通,將前后左右中五所的五十個百戶兵士屯駐在各自的區域。觀海衛城內既有五馬并行的大街,也有只容一人可走的小弄;長者有一里,短的僅八尺;南北大街成直線,東西大街卻錯開;既有直弄、彎弄、鉗形弄、曲線弄,又有明街、暗街、袋形街、蛇口街;大街小弄間,池塘遍布,溝渠交錯。形成了“廿里街弄皆戰壕,轉彎角落有暗哨”的格局。明嘉靖倭亂時期,倭寇數次進攻觀海衛,因城防嚴密,皆未攻入。

    如今,具有悠久歷史文化底蘊的觀海衛,經濟發展日新月異,已成為寧波重要的衛星城鎮。

互博国际世界第一个 清新县 山阳县 新泰市